第 35 章 躲藏。_别这么对我
内测小说网 > 别这么对我 > 第 35 章 躲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5 章 躲藏。

  温柠的眼神从传出声音的次卧扫过,撩了撩发丝,轻描淡写道:“没有,可能是屋里什么东西掉了吧。”

  陆舒扬问:“那要不要进去看一下?”

  “待会儿再看,先吃饭。”

  “噢。”陆舒扬的注意力很快从次卧门后移开,又转回了刚才的话题上面,“姐姐,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回答什么?”温柠明知故问。

  “等我攒够一百万,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温柠唇角牵起笑,“你才十八岁,现在想结婚还太早了,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陆舒扬发挥磨人的专长,“不早啊,我们可以先订婚嘛,等我毕业了我们再结婚。突然提起来是因为,看到有个学长在学校里向女朋友求婚,我就有点羡慕……”

  温柠又缓缓笑了下,然后就垂眼安静地喝粥,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姐姐,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咯。”陆舒扬半开玩笑道。

  卧室里再次传出一道撞击声。

  陆舒扬不小心被吓到,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瞪大眼睛看向那边,“姐姐,你没养宠物吧?那是什么在响?”

  温柠眸光掀起微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说没养宠物,陆舒扬肯定会好奇声音是从哪传出来的。

  可如果说养了宠物,他又会想看看她养的什么宠物。

  “我过去看看。”陆舒扬朝着次卧的方向走去。

  “舒扬……”温柠下意识喊住他。

  陆舒扬回身,“怎么了?”

  温柠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自己阻拦不让他看,反而显得很不自然,容易让他起疑。

  可如果让陆舒扬进那个房间,他和沈屹就会碰上面。

  到时候……他就会知道一切。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陷入了两难境地。

  温柠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你去吧。”

  既然没办法阻止,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希望他们两个不会打起来。

  想到这里,温柠心里反倒平静下来,继续若无其事地用早餐。

  三明治还热着,南瓜粥是甜的,很好地补充了昨天过度劳累后亏空的体力。

  陆舒扬转动门把手,迈开步子走进次卧。

  温柠坐在餐桌前,屏住了呼吸,等着他接下来惊讶震惊的呼喊声。

  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

  她怀着疑惑朝次卧的方向看去,却见门半掩着,看不到里面的动静。

  怎么没声音了?

  难道是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温柠早饭吃得差不多了,于是拉开椅子,也起身往次卧走去。

  还没等她走到门口,陆舒扬已经去而复返,从屋里走出来。

  他的神情跟刚才一样带着疑惑不解,挠了挠头,“我没看到有东西掉地上啊,难道是楼上传来的声音?”

  “你什么都没看到?”温柠讶异地挑眉。

  “看到什么?”

  温柠快速眨了两下眼睛,“没什么。”微汗的掌心终于可以松开。

  虽然不知道沈屹是怎么躲过的,但他们没碰上面,对于温柠来说自然是好消息。

  “赶紧把你的粥喝了,待会就凉了。”

  “好。”陆舒扬暂且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坐回餐桌前吃饭。

  总不能让沈屹一直在屋里躲着,得想个办法把陆舒扬支走,或者自己跟他一块离开。

  温柠要是带陆舒扬一起离开倒是简单,只需要骗他出去玩就行了。

  但是如果想单独把他支走,就需要稍微计划一下。

  温柠回到主卧拿来自己的手机,给梁疏影发去消息:【你待会有空吗?能不能十分钟之后给我打个电话,谢了。】

  梁疏影:【怎么了柠姐?】

  温柠:【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等下再跟你解释。】

  梁疏影:【好的,我定个闹钟,待会给你打。】

  等温柠从主卧出来,陆舒扬已经吃完了自己的早餐,还把桌子收拾了。

  “姐姐,我们下午去做什么?”他笑容阳光地跑过来,眼神澄澈期待,像是乖巧的大型犬。

  温柠关了手机的静音,“在家里看个电影吧。”

  “好。”陆舒扬其实没什么要求,只要能和她待在一起就很开心。

  他们拉上客厅的窗帘,打开了投影仪。

  陆舒扬兴致勃勃地找电影,问她想看什么。

  温柠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随便。”反正看不了多久。

  最后陆舒扬挑了一部经典的爱情片。

  刚看了个开头,广袤的原野如画卷般徐徐展开,少女骑着老式自行车欢快地穿过油菜花田。

  温柠的手机响起,她起身去旁边接起电话。

  陆舒扬赶紧将声音关掉。

  “柠姐,你让我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温柠答非所问:“甲方突然有新要求吗?要这么急啊。”

  “嗯?柠姐?”

  “行,那我待会儿回公司改一下。”

  梁疏影隐约猜到了她的用意,也跟着附和,“……好的,麻烦柠姐你过来一趟。”

  “我马上过去,先挂了。”

  挂断电话,就见陆舒扬目露遗憾地望着她,“姐姐,你要去工作吗?”

  “嗯,”温柠从阳台走回来,抱歉地说道:“突然有急事,我得过去处理一下,不知道多久能回来,你今天先回学校吧?”

  陆舒扬耷拉下脑袋,但还是听话地点头,“好。”

  温柠回房间换了套衣服,和陆舒扬一起出了门。

  把他送上车,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温柠在微信上跟梁疏影大概解释了事情原委,然后就原路返回,坐电梯回了家。

  她在玄关换拖鞋的时候,柔声喊:“沈乞乞,他已经走了,你出来吧。”

  却没听到回声。

  温柠疑惑地又喊了声“乞乞?”踩着拖鞋,朝次卧走去。

  她先去卫生间和阳台上转了一圈,没看到人,然后又回到卧室中。

  房间里除了张大床以外,基本上只剩个衣柜能藏人。

  温柠看向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的衣柜,指尖轻轻掐了掐掌心,提起一口气走向它。

  她缓缓拉开衣柜门,看到男人蜷缩身体坐在衣柜最下层,脑袋埋进膝盖,轮廓清瘦伶仃,像是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猫。

  看到他这么可怜的模样,温柠心里像是被轻轻挠了一下。

  她蹲下`身子,温柔地抚上他的肩头,“他已经走了。”

  沈屹从胳膊里抬起头,眼眶果然是红的,眼睫湿润,冷白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你刚才就躲在衣柜里啊?”温柠用拇指帮他擦了擦泪,轻声问道。

  沈屹点了点头,然后就垂着头不说话。

  温柠和那人在外面你侬我侬的时候,他躲在门里偷听。

  听到那个男生说要进屋里看看,沈屹不想和他正面碰上,连忙狼狈地躲进漆黑狭窄的衣柜。

  衣柜门留出一条缝,沈屹刚才就从那道缝隙里往外看,目视酷似他的少年在房间里转悠,把卧室和卫生间,以及外面的阳台都搜了一遍。

  而他只能压抑呼吸,悄悄躲藏,生怕被那人发现。

  平时沈屹看到她和陆舒扬在一起,总会忍不住妒意,说几句刺耳的话。

  今天他却一反常态的安静,倒让温柠不习惯起来。

  她半蹲在衣柜前面,伸手揉了揉他黑色的短发,温声轻哄,“好啦,我知道这次你受委屈了,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先从衣柜里出来吧,这里太窄了,坐在这儿不舒服。”

  沈屹个子高大,长手长脚,窝在狭小的衣柜里实在逼仄。

  沈屹终于抬起头看向她,望进她眼底的温柔,他薄红的唇轻颤,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答应他了吗?”

  “答应什么?”温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答应……和他结婚。”沈屹紧张的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不想错过她任何一点表情变化。

  温柠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了,“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她根本没有结婚的打算。

  沈屹这才觉得胸间的酸涩和妒意散去了些,呼吸通畅不少。

  温柠抽出纸巾帮他擦泪,凑过去亲了亲他湿软的唇,“别生气了。”

  这次温柠很快就把那个人支走,也没有答应他说要结婚的无理请求,沈屹觉得自己应该感到开心的。

  可他转而想到,陆舒扬一过来,他这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就只能躲起来,甚至为了不被发现,做贼似的狼狈仓皇地躲进衣柜……

  他不想再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他想光明正大地和温柠在一起。

  凭什么那个人可以占据温柠男朋友的位置?

  陆舒扬是年轻,可他也幼稚至极,居然能说出“赚一百万就和温柠结婚”这样的傻话。

  别说一百万,他自己有几千个一百万,还不是得不到温柠的心。

  那样一个幼稚不成熟,只知道黏人撒娇的傻小子,哪里配得上温柠。

  两个月的时间不算太久,但是沈屹不打算再被动地等下去了。

  他怕温柠不能顺利和陆舒扬分手,所以他必须做些什么,让他们早点分开。

  “乞乞?”温柠见他出神,轻轻晃了晃他的胳膊。

  沈屹眼睫颤动回过神,抬眸望向她,“怎么了?”

  温柠眼眸湿`漉漉的润亮,声音娇甜,“我有点饿。”昨天消耗太大,只吃了个三明治和半碗粥,根本不顶饿。

  她想吃沈屹做的菜,所以才没跟陆舒扬一起离开,而是找借口把他骗走后,自己又回来了。

  “想吃什么?”沈屹这次总算肯从衣柜里出来,修长的身形舒展开。

  温柠抱了下他的腰,“什么都行,越快越好。”

  “好。”

  沈屹走出次卧。

  温柠听到他去洗了把脸,然后厨房传来叮当开火的声响。

  沈屹正在炒菜,看到锅里还剩的粥,想起刚才温柠和那个男人其乐融融地坐在餐桌前,一起吃早餐的场景,心下顿时妒火翻滚。

  他气得把剩下的粥全都倒了,给温柠重做了新的。

  周一,温柠刚到公司没多久,就有之前合作过的守骅工作室的人上门拜访。

  她让人准备了茶水,和他们进会议室详谈。

  对方先是客气地寒暄了几句,紧接着才说明来意,“温老师,上次我们合作的那个彩蛋角色您应该还记得吧?”

  温柠点了点头,“记得。”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这个角色入围了游戏圈的年度最受欢迎新秀角色奖。下个月会在南城举办颁奖典礼,到时候会需要入围作品的创作人上台阐述创作灵感,所以我想请问您有没有时间参加这个比赛?”

  陈先生在平板上调出比赛介绍的页面,推到温柠面前。

  奖金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这个“金石奖”的评比在游戏圈内含金量很高。

  如果她创作的角色能获奖,可以借机打响工作室的知名度,益处颇多。

  看了眼日程,在下个月月中,那个时间温柠暂时还没预约好的安排。

  “好,到时候我会提前准备的。”

  陈先生站起来和她握了握手,“好的,您的机票和住宿都由我们来安排,奖金也全额归您一个人所有。”

  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原本没抱多大期望的彩蛋角色,居然入围了连主线角色都没能入围的奖项,着实是意外之喜。

  他们搞游戏的也不差钱,就缺知名度,知名度越高越好,当然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

  谈完事情,温柠送他们一行人离开。

  她回自己工位上搜集了一下其他入围角色的资料,开始为这场比赛做准备。

  中午,温柠过来a座找沈屹,到了他办公室才发现他不在。

  她刚才给他发了消息,暂时还没收到回复,就去另一头闻尧的办公室找他。

  闻尧的办公室门没关严,办公室里隐约漏出他的说话声。

  “我买了下午的机票,待会儿吃了午饭就走,公司的事就暂时交给你了。天烨那边的合作我会继续跟进,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视频电话。”

  温柠还以为沈屹也在里面,握住门把手稍微推开些许,看到闻尧举着手机贴到耳边,背对门口。

  原来是在打电话。

  于是她就没有进去打扰,而是抱臂等在外面。

  等了两分钟,闻尧还在打电话,空着的左手解开衬衣扣子,朝着门的方向转过身。

  他赤`裸光洁的上半身猝不及防地映入温柠眼帘。

  男人身上穿的白衬衣扣子敞开,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若隐若现地露出瓷白细腻的肌肤。

  他的身材比上次见的时候精壮了些,胸肌腹肌轮廓明晰,腰侧还有性感的人鱼线,像是特意锻炼过。

  闻尧一抬眸,正好跟门外的温柠来了个对视。

  他没想到她会站在门外,顿时惊愕地愣在了当场,眼睛睁大,连手机另一头沈屹的话都听不到了。

  温柠看到这样一幕,只是微挑了下眉,态度淡然得像什么都没发生。

  闻尧却和她截然相反,一股热意迅速蹿上脸颊,他赶紧拢上衣服,慌慌忙忙地背过身去。

  听出他的气息声突然变得急促,沈屹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我这就准备去机场,先挂了。”仓促说完,闻尧心虚地挂上电话,手忙脚乱地把扣子全部扣好,转回头看向温柠,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问道:“你,你怎么过来了?”

  “我以为沈屹在你这,我过来找他。”温柠云淡风轻地说道。

  意料之中的答案。

  却莫名让闻尧觉得烦躁。

  温柠嘴角微翘,打趣他:“你大中午的脱什么衣服?”

  她的语气促狭,好像闻尧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闻尧面红耳赤地解释:“我是想换衣服,待会儿要去机场。”他不想穿着西装坐飞机,感觉很奇怪。

  温柠没有问他去哪,直截了当地问:“噢,沈屹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cmo.org。内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ncmo.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