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沦陷。_别这么对我
内测小说网 > 别这么对我 > 第 41 章 沦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1 章 沦陷。

  应酬结束从包间出来,两人牵着手走到室外的露天停车场。

  温柠抽回自己的手,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转头问闻尧:“叫个代驾?”他们俩都喝了酒,谁也开不了车。

  手心骤然空下来,闻尧若无其事地将手揣进大衣外兜,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我刚才已经叫了,应该马上就能到。”

  代驾司机很快就到了。

  闻尧本来想坐前面,却被温柠拉着坐到了后排。

  “怎么了?”

  把他塞进后排,温柠也坐了进来,脑袋一歪枕在他肩头,“刚喝的酒后劲有点大,头疼,你让我靠一会儿。”

  车内光线昏暗,闻尧看不清她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只能感受到她温软的身躯靠过来,几根卷曲的发丝扫过颈间。

  他没敢盯着她看,深吸了口气,很快就转回头看向前方,低声给司机指路。

  等车子开进酒店停车场,闻尧拿回车钥匙,扶着温柠走进酒店。

  到了光线明亮的大厅,他这才看到温柠脸色发白,额头都沁出了一层细汗,连忙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温柠整个人无力地靠在他身上,眼眸微眯,含混不清地说:“没事。”

  她在饭局上没怎么吃东西,喝了不少酒,出来后在停车场又吹了冷风,胃里有点难受。

  闻尧连忙半抱着她进了电梯,想先扶她去床上躺下。

  电梯启动后,温柠清丽的眉心折起,捂着肚子闭上了眼睛,额头冷汗遍布。

  “你能行吗?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闻尧紧张极了,慌忙问道。

  可温柠闭着眼,抿紧唇瓣,勉强用气声挤出一句:“不,不用。”

  闻尧见惯了温柠张牙舞爪的样子,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虚弱。

  他倒宁愿她坏心思地逗弄自己,也不愿她难受。

  电梯终于抵达顶层,闻尧扶着温柠往外走。

  快要走到走廊拐角处,怀中人忽然顿住脚步。

  “怎么了?”闻尧低头问。

  温柠摇了摇头,似是有些抗拒地将他往外推。

  闻尧没明白她的意思,怕她站不稳,哪敢就这么松手,反而紧紧抓着她的胳膊不敢放松。

  拉扯间,温柠撞进他怀里,然后抬头——吐了他一身。

  闻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愣在了当场。

  吐出来之后,温柠觉得肚子里舒服多了,思绪也恢复了些许清明。

  看到闻尧衣服上的脏东西,她有些不好意思,“抱歉。”

  闻尧眨了眨眼回过神,却顾不得关心自己身上的脏污,而是担心地问道:“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我就是酒喝多了,待会儿喝点热水睡一觉就好。”说着,温柠往自己订的房间走去。

  闻尧小心地脱下外套,跟在她身后。

  进到房间,温柠帮他叫了客房服务,让人把弄脏的外套拿去清洗。

  温柠喝了半杯水,然后进卫生间卸妆洗漱。

  留在外面的闻尧帮她烧了壶热水,在手机里下单了一盒胃药。

  从卫生间出来,温柠丢给闻尧一件大号的浴袍,“你先去洗个澡吧。”

  “在这里洗?”

  “不然呢?你今天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啊?”卸了妆后,温柠水眸润亮清澈,小脸素净,唇色浅淡,更显得楚楚可怜。

  温柠一个人过来南城出差,现在身体又不舒服,闻尧当然不放心留她一个人。

  反正这里是套间,又不是只有一个卧室,留下照顾她也没什么。

  想到这里,闻尧便没再拒绝,拿着浴袍走进浴室。

  温柠受不了身上的酒气,强撑着去洗了个澡,连头发都懒得吹,就上床躺着休息了。

  闻尧洗完澡出来,去门口取了刚买的药,敲了敲温柠房间的门。

  “进来。”

  闻尧一手拿着药,一手端着杯热水走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先把药喝了。”

  温柠没矫情,坐起来把药吞进肚子。

  见她头发还湿着,怕她明天起来头疼,闻尧又拿来了吹风机。

  “我没力气吹。”温柠纤长蜷曲的睫羽扇动,虚弱地笑了下。

  犹豫片刻,闻尧低声道:“我帮你。”他一手举着吹风机,一手拨弄她湿黑的发尾,动作小心地帮她吹头发。

  温柠只穿着件酒红色的丝质睡衣,坐久了有些累,便低下头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膀,闭目养神。

  发丝往两边散落,露出一截细嫩如玉的颈,她身上好闻的幽淡馨香飘入鼻间,闻尧觉得自己好像也喝醉了,脑子晕晕乎乎的。

  他刚把吹风机放下,正准备扶着她躺下,却被人抱住腰,身子不受控制地前倾。

  幸好及时用手肘撑住床,才没有将重量压到她身上。

  闻尧喘息微促,按捺着心跳强自镇定地问:“做什么?”

  “没有抱枕我睡不着。”

  “那我去给你拿个枕头。”

  “不要枕头,我要有温度的抱枕。”温柠抱着沈屹睡习惯了,自己躺在床上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很不自在。

  闻尧不解,“哪里有有温度的抱枕?”

  “你啊。”

  闻尧呼吸蓦地滞了半拍,静了十几秒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要抱着我睡?”

  “我头好疼,”温柠主动松开了环住他的手,重新躺回床上,“可是没抱枕睡不着。”

  望见她苍白的脸颊,闻尧抿了抿唇,起身离开。

  没过多久,他就关完外面的灯折返回来,在床边踟蹰片刻,从另一边上了床,背对着温柠。

  暖黄的床头灯下,温柠眼底漾开笑意,打趣道:“都和我睡到一张床上了,你还矜持什么?转过来啊。”

  闻尧背影僵了僵,拘谨地转过身面对着她。

  温柠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即便是闭着眼,也能感觉到来自头顶的灼热视线,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给烧穿。

  “干嘛一直看我?”

  闻尧咽了咽喉咙,顾左右而言他,“要关灯吗?”

  “先不用,”温柠从他怀里抬起头,“今天晚上的事,对不住了。”指的是吐在他身上的事。

  闻尧一条胳膊被她枕着,另一条胳膊搭在她腰间,“没什么。”

  他再低头去看她的时候,正好对上她波光盈盈的笑眼。

  温柠仰起下巴,温热的唇息靠近。

  闻尧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低头迎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唇上已经落下湿软的触感。

  右手顺着她光滑的脊背上移,掌心扣在她脑后,然后顺遂内心深深吻了下去。

  他没什么接吻的经验,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跟温柠,技巧也是她教的。

  过程中难免会磕碰到牙齿,两个人却都沉浸在这个生涩的吻中。

  温柠追逐着自己想要的新鲜感。

  闻尧则是终于将梦里情境变为现实,胸中忍不住的激荡。

  吻毕,闻尧“啪”一下关掉了床头的灯,然后就在黑暗中抱紧她,嗓音哑得厉害,“睡吧。”

  他像是在心里给自己设了个底线,一旦快要触及那条线,便被道德感牵引,及时停下来,再不敢前进半分。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温柠这一觉睡得很沉。

  醒来的时候,她还躺在闻尧怀里。

  男人似乎没有睡好,眼下有着淡淡的青痕,身躯烫得惊人。

  见她睁开眼睛,闻尧低声问:“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温柠圈住他的脖子准备来个早安吻。

  可这次,却被闻尧偏头躲开,菱唇擦着他的侧脸过去。

  温柠微微挑眉,好笑道:“昨天抱着我睡了一夜,早上起来就翻脸不认人了?”

  闻尧眼神有些躲闪,双手握住她的手腕,动作轻柔地把她的手臂挪了下来,“该起床了。”然后他就从另一侧下床,逃避地躲进了卫生间。

  温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也起床洗漱。

  洗完脸,她对着镜子化妆,“闻尧,南城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你想玩什么?”

  “唔,想玩南溪没有的。”女人抿了抿口红,回眸看他。

  闻尧想起昨天好友给自己打的电话,心神微动就问了出口:“赛车你喜欢吗?”

  这个提议让温柠眼前一亮,“行啊。”这可比跟小男生逛游乐场有趣多了。

  其实刚问出口,闻尧就有些后悔。

  贺扶腾他们都是他和沈屹的共同好友,他带着温柠过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可是温柠已经答应了,他总不能再反悔。

  温柠这次出差算不上忙碌,待会儿上台参加比赛,讲述一下作品的创作理念和灵感来源。然后就等三天后的颁奖典礼就可以了。

  下午,她拿着提前准备好的稿子,跟守骅那边的人对接了一下,等轮到她的时候,从容不迫地上台演讲。

  闻尧跟朋友借了这次比赛的工作证,偷偷戴着黑色帽子坐在最后一排。

  他第一次看到温柠绑头发,高高的马尾束在脑后,柔顺乌黑的卷发垂落下来,妆容精致大气,红唇含笑,谈吐落落大方,回答那些刁难人的问题时也游刃有余。

  工作时的温柠和平常很不一样,她站在那里就好像会发光,身上的自信和掌控力藏都藏不住。

  从她上台到下台,闻尧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没有错开半分。

  等温柠离开,闻尧压了压帽檐,悄悄从后门离开了场馆。

  他在门口看到了温柠,她似乎正跟谁打电话,于是闻尧停在几步开外的位置静静等待。

  温柠打完电话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的闻尧,就关上手机朝他走过去,“走吧?”

  闻尧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转而看向她,“嗯。”

  到了楼下,温柠才知道闻尧今天没开车过来,而是骑了辆造型很酷的黑红色系机车。

  “去郊外的路不好走,骑摩托快。”闻尧解释。

  温柠没表现出抗拒,反而觉得有趣,“好啊,我还没坐过摩托呢。”

  “头盔戴上。”闻尧丢给她一个头盔。

  发动机发出沉闷的声响,温柠戴上头盔,跨坐在他身后,自然地搂住他的腰。

  闻尧身子绷紧,低声道:“抓紧我。”

  “嗯。”

  冬日寒风飒飒,幸好有闻尧在前面挡着,他肩背宽阔,到温柠这里已经不剩多少凛风。

  他们快要到郊外的时候,天色昏暗,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

  这是温柠今年看到的第一场雪。

  她抱着闻尧的手臂收紧,“我们这样,像不像顶着大雪私奔?”

  “什么?”风声太大,闻尧没听清楚。

  于是温柠提高音量大声问:“我说,我们这样像不像私奔?”

  她这次声音够大,闻尧每个字都听得真切。

  他没有回应,藏在头盔里的耳朵却悄无声息地红了。

  下雪天天黑得早,等他们抵达那处山庄,夕阳最后一点余晖已经消失不见。

  看到温柠和闻尧从一辆车上下来,贺扶腾他们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显然误会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可闻尧却没出口解释,温柠自然也不会多言。

  吃过饭,温柠和其他人一起去赛车场。

  这处山庄和赛车场是闻尧和朋友们合资建的,算是他们私人的领地。

  从他们的言语中温柠得知,这其中还包括沈屹,他偶尔来南城也会跟朋友们到这里放松。

  换上赛车服,温柠挑了辆喜欢的车,坐进去熟悉了一番,比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开始了。

  闻尧的赛道就在她旁边,本以为她只是随便玩玩,没想到她技术纯熟,明显是高手。

  畅快淋漓地跑了几圈,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众人一起回到住的地方。

  外面雪越下越大,没有要停歇的迹象。

  温柠正在浴室泡澡,灯忽然暗了下来。

  等了半分钟,还是没等到光线再亮起,可她没带手机进来,不敢摸黑从浴缸出来,怕不小心摔了。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温柠,你在屋里吗?”是闻尧的声音。

  温柠松了口气,“我在,你进来吧。”

  闻尧转动门把手走进屋,借助手机手电筒的光亮扫了一圈,没看到她,“你在哪儿?”

  “我在浴室,没带手机,你进来帮我照一下。”

  闻尧犹豫片刻,握住门把手拧开了浴室门。

  但在门开的瞬间,他就立刻闭上了眼,生怕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温柠被他手机的光线晃了下眼睛,连忙抬臂去挡。

  哗啦的水声在寂静中尤其明显。

  闻尧下颌绷紧,依然没睁眼,只将手机举在面前,“我给你照着光,你先出来。”

  “好。”温柠本来也泡得差不多了,从水里出来拿毛巾擦干身体,穿上带过来的睡裙。

  “怎么回事儿?”温柠擦着头发走出来。

  “还不知道,我去问问。”闻尧头发也湿着,应该也是刚洗完澡。

  温柠眼尾微微上挑,“所以你一发现停电,就赶紧过来找我了?”

  “我……”闻尧眼神闪烁,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她,“你在这等着,我去问下他们。”

  温柠还来不及拒绝,闻尧就已经仓皇地离开了房间。

  他走后,温柠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为了省电,她关上手机手电筒,坐在黑暗中擦头发。

  过了会儿,床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是“沈屹”,温柠犹豫了下,还是选择接通,却没有主动开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cmo.org。内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ncmo.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