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饺子。_别这么对我
内测小说网 > 别这么对我 > 第 48 章 饺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8 章 饺子。

  ——如果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跳订太多,补上前面的订阅可看——沈屹不自觉盯着女人的背影看了很久,眼神微凝。

  直到宋高朗的声音传来,“沈总,您在看什么?”

  沈屹这才收回视线,“没什么,走吧。”

  刚才无意间一瞥,他竟然觉得那个女人的侧脸长得很像温柠。

  应该只是看错了。

  按照温柠的打扮风格,她应该不会穿浅蓝色的棉布连衣裙,也不会在蓬松的卷发发顶卡镶着珍珠蝴蝶结。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对男女姿态亲密,明显是情侣。

  温柠已经跟自己复合,怎么会跟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在一起?

  沈屹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把别人看成她。

  想起温柠,沈屹打开他们空荡荡的聊天框,斟酌着发了条消息过去:【下午有空一起吃饭吗?】

  他们复合之后,温柠就几乎没有再主动给他发过消息。

  而他给她的消息也经常得不到回复。

  沈屹难得有时间休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拿起手机看时间,再习惯性地点进微信。

  晚饭的时间早就已经过去,聊天页面却还停留在他发出那句话之后。

  直到晚上九点钟,才终于收到温柠的消息:【不好意思才看到,我已经吃过了。】

  沈屹回复:【晚上我去接你?】

  温柠:【好,我把我家地址发你。】

  温柠今天陪陆舒扬看了个电影,又跟他一块去电玩城玩了很久,最后两人一起吃了法餐。

  陆舒扬平时的打扮都是白t牛仔裤,温柠担心自己穿得太成熟跟他走在一起不登对,所以特意换了穿衣风格。

  刚到电影院的时候,陆舒扬看到她穿着条又乖又甜的初恋裙,眼睛都直了。

  这大半天里陆舒扬很黏她,怕被发现,温柠一直没看手机,直到晚上回到家才有空回沈屹的消息。

  给沈屹发去家里的地址,温柠走进浴室泡澡,敷面膜。

  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自己惯常的打扮,轻薄的黑裙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线,长腿雪白,明艳又昳丽。

  看到沈屹说自己已经到了,温柠放下香水,对着梳妆镜拨弄了下头发,然后拿着手包走进电梯。

  从楼里出来,温柠一眼就看到等在树下的英俊男人,穿一身黑,高大清瘦,影影绰绰的光线下依稀可见清隽轮廓。

  他时不时按开手机看一眼,很快再熄灭屏幕,继续静静等待。

  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他抬眼望过去,黑眸在看到她的瞬间亮起。

  “上车。”

  这是温柠第一次坐他的车。

  皮质座椅柔软,干净整洁没有烟味,只有淡淡的香氛气息,似乎是柑橘味道,带着一丝阳光炙烤后的甜。

  沈屹手搭在方向盘边缘,耐心地等着她系安全带。

  而温柠也在等着他帮自己系,倒不是她自己做不到,完全是跟各任男朋友出去玩习惯了。

  车内安静了半分钟,沈屹才终于反应过来,倾身过去帮她。

  温柠下巴微抬,习惯性地在他侧脸落下一个轻吻。

  可他们之间并没有这种习惯。

  这是她和别人养成的默契。

  沈屹乌黑的眼睫颤了颤,喉间发涩。

  直到这一刻他才察觉,他和温柠错过的十年,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所有的感情经历都是温柠给的,恋爱时的所有习性都是被她一手调`教。

  可她却在没有他的地方,和别人携手同行,有了新的习惯。

  “怎么了?”温柠敏感地察觉到他情绪不对劲。

  沈屹深吸一口气,神色如常地发动车子,“没什么。”

  没关系的,他们以后会度过更多个十年。

  他会把别人留给她的痕迹,一点一点全部抹除。

  黑色奔驰车平稳地驶出小区,汇入外面的车流。

  看完电影出来,已经快到凌晨两点,外面车灯寥落,夏夜细雨连绵。

  车子停在江边树下,沈屹安安静静地听温柠说话。

  车内回荡着轻柔舒缓的音乐,没开灯,细雨顺着车窗蜿蜒而下。

  温柠放松地靠着椅背,明眸半阖,嗓音听起来懒懒的,“刚看电影里男主骑自行车带女主,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沈屹看向她那边。

  温柠轻笑了下,“我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有天下雨,你去车棚里推自行车。结果看到车把上落了个毛毛虫,被吓了一大跳。你还记得吗?”

  沈屹眼神带上几分怀念,“记得。后来是你用树枝帮我赶走了虫子。”

  年久失修的车棚建在梧桐树下,棚顶破洞无数,一下雨就容易有虫子掉下来。

  沈屹最怕这些东西,当时吓得手上一松,车子猛地摔在地上,生锈的车铃急促尖锐地响了一声,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同班男生纷纷打趣。

  温柠正好路过,看到他被虫子吓得脸颊发白,就笑着走过去帮了他。

  沈屹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羞愧难当,还因为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而抬不起头。

  可温柠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笑话他,她随手将树枝丢到一边,不在意地说道:“谁都有怕的东西嘛,这有什么。”

  这是第一次有人跟沈屹说没关系。

  他身为男生怕虫子也没关系。

  还有一件类似的小事,同样让沈屹印象深刻。

  他从记事起就不能吃蓝莓,一吃就会吐。

  可母亲却偏偏爱买蓝莓,买回来还非要逼着他吃。她觉得蓝莓这么甜的东西他不爱吃很奇怪,又没有过敏,故意不吃肯定是在装模作样。

  最后往往以他被逼着吃下去,再因为喉咙发痒全部吐出来,偏执的母亲尖声骂他有病,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而结束。

  后来有次,温柠来他家里找他,带了盒圆滚滚的蓝莓。

  沈屹一看到这盒新鲜多汁还挂着水珠的水果,脸色就变了。

  温柠不知道他不吃,捏着颗蓝莓送到他嘴边,笑着道:“尝尝看,很甜的。”

  沈屹怕惹她生气,硬着头皮吃了。她又喂了他几颗。

  吃到第五颗的时候,沈屹终于忍不住喉咙里翻上来的痒,冲进卫生间狂吐。

  洗完脸从卫生间出来,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温柠的脸色。

  沈屹见过班里幼稚的小情侣,女生买的东西男生不喜欢吃,两个人都会因为这件事冷战。

  他知道温柠不算脾气特别好的人,自己这么糟蹋她的心意,不知道她会有多生气。

  可出乎意料的,温柠并没有发脾气,而是跑过来握住他冰凉的手,紧张地说道:“你吓死我了。你再不出来我都打算叫救护车了,没事吧?”

  沈屹先是微怔,然后艰难地动了动唇,“我没事。”

  温柠又问:“你不能吃蓝莓?”

  他踟蹰着点头。

  “那你刚才吃了几个,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沈屹摇头,“我没有不舒服。”

  “那就好,”女孩显而易见地放松不少,紧接着又娇嗔地叮嘱他,“以后你有什么不能碰的东西,千万要告诉我,别逼着自己碰。”

  沈屹小声嗫嚅道:“我怕你生气。”

  “我哪有这么容易生气?”温柠好笑地安慰,握住他的手给他温暖,“而且你根本不用在乎我怎么想,你自己的感受才最重要。”

  那一刻,沈屹的心里忽然塌了一角。

  明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像在他紧闭的心门开了一条缝,有从未见过的明亮色彩照进来。

  这个夜里,他们说了很多过去的事。

  说起做操的时候,可以趁着体转运动远远地看对方一眼。

  说起温柠每次去沈屹家的小院子,最喜欢坐石榴树下的秋千。

  沈屹怕那个旧秋千不安全,每周都会搬着梯子反复地检查加固。后来被温柠发现,还笑他太过紧张。

  还说起了冬天上课,温柠被罚站的时候,就会偷偷溜到重点班窗户外面,对着玻璃呵一口气。然后在白茫茫的窗上用手指画爱心,再一点点慢慢涂实。

  趁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沈屹红着耳朵,用眼神示意她快走。

  他那时紧张极了,却也忍不住怦然心动。

  虽然真正在一起只有两年,可各种琐碎的小事着实不少。

  那是只属于他们的记忆,是特别的,也是难忘的。

  所以后来温柠倾身吻过来的时候,沈屹没有躲。

  安静的车里,只剩他们交织在一起的气息声,伴着音乐起伏。

  沈屹忽然握住她的肩膀,和她拉开了距离。

  温柠红唇水津津的,媚眼如丝,明知故问:“怎么了?”

  沈屹耳尖发烫,脑子乱成了一团,“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口。

  温柠轻轻搂住他的肩,亲了亲他下颌和脖子的分界处,暧昧地调笑,“你不会想送我回家,然后自己回去吧?”

  怎么只是碰他一下,反应就这么大?

  沈屹面色一僵,总算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

  看完电影,温柠说暂时不想回家,让他沿着江边慢慢开车,听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

  后来走到安静的地方,他们停了下来,开始讲那些美好的过去。

  气氛越来越好,在他正被回忆触动的时候,她吻了过来……

  温柠看到沈屹的表情,就知道了他的答案——他还真是这么想的,送她回去,然后自己回家。

  她想不通,为什么他不愿意,还是接受了夜场电影的邀约。

  刚才碰了下,他也不像是不行。

  沈屹咽了咽喉咙,“我还没准备好。”

  “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温柠挑眉。

  “再,再过两个月。”

  温柠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退回副驾驶的位置。

  太久了,她没那个耐心。

  后来沈屹跟她说,自己下周要去南城出差,要三天才能回来。

  温柠淡淡地“嗯”了一声,像是完全不感兴趣。

  之前的暧昧氛围消失不见,车里骤然冷清下来。

  沈屹握住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用力,隐约知道了自己之前的怪异感来自于何处。

  温柠的目的性太强了。

  她好像并不想和他恋爱,只想……上床。

  在沈屹思考的时候,温柠正肆无忌惮地打量他。

  许多年没见,沈屹似乎没什么变化。他没像很多同学那样发福,身材比起以前反倒更清瘦了,挺拔修长地站在那里,身上依然能看出穿校服的年纪才有的少年感。

  廊道灯光影影绰绰,给他的鼻梁打出侧影,愈发显得他五官立体,轮廓分明。

  温柠记得沈屹是单眼皮,但眼皮没有遮瞳,眼睛黑白分明,又清澈干净,比很多人的大外双都好看。

  所以中学时期,向他搭讪告白的女生一直不少。

  温柠谈过的所有男朋友里,沈屹是长得最好看的。

  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最长。

  算起来,勉勉强强也能称得上印象深刻。

  手机在这时突兀地响起,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

  温柠看到屏幕上的“男朋友”,在沈屹看过来之前,已经反应很快地熄灭了手机屏幕。

  她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破绽,“朋友在找我,我先回去了。”

  沈屹努力让自己忽略那一瞬间升上来的失落,故作平静地颔首,“嗯。”

  温柠刚走出去两步,忽然停下,回头对沈屹笑了笑。她眼眸灿亮,唇角上扬,整张小脸都鲜明生动起来。

  沈屹被她明媚的笑晃花了眼,没察觉手上重量一空。

  等回过神,沈屹再抬头去看,温柠已经抢走他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娇笑着冲他挥手,“谢啦,下次见面再还你。”

  沈屹怔怔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心跳不期然地漏了一拍。

  她居然肯穿他的衣服,是不是心里仍有他的位置?

  还有……她刚刚说,下次见面。

  下次。

  唐琛他们不只是沈屹的同学朋友,同时还有生意上的来往。

  聚完餐,大家换了个地方谈合作。

  不过今天所有人都没心思谈正事,注意力都放在沈屹那边——谁让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坐在角落里出神,实在太反常了。

  【本章阅读完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cmo.org。内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ncmo.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