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吃席……_冥王崽崽三岁半
内测小说网 > 冥王崽崽三岁半 > 第945章 吃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5章 吃席……

  霍沉令看着两个萌萌哒的小朋友,三言两语转开了话题。

  为什么?

  因为晏月臣是吸血鬼啊!

  但打不过崽崽。

  当然,霍奶爸也没跟两个小家伙说实话。

  幼儿园宠物大会结束后第二天,他就接到了晏月臣养父晏长离电话。

  早上六点多,崽崽就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了。

  因为饿,睡的不踏实。

  这一吵,小家伙跟着睁开了大眼睛。

  将思衡也一溜烟爬起来。

  “崽崽,怎么了?”

  崽崽揉揉大眼睛,小奶音萌萌的。

  “小将哥哥,崽崽也不知道啊。”

  晨跑结束的霍沉令敲了敲门才进来。

  “今天你们三奶奶家办喜事,放鞭炮了。”

  崽崽和将思衡这才想起来,今天是霍兆林和张文静结婚的日子。

  “崽崽,小将,不睡了就起来,等会儿看看晏月臣他们什么时候到,到了后崽崽开饭。”

  崽崽瞬间精神百倍。

  “好嘞!”

  两个小家伙收拾完,刚吃过早餐,霍兆翰和霍兆轩兄弟俩来了。

  “沉令叔,我们来找崽崽和小将。”

  霍沉令淡笑颔首。

  “在客厅。”

  崽崽和将思衡听到动静,甩着小腿腿跑出来。

  “兆翰哥哥兆轩哥哥,你们来哒!”

  霍兆翰和霍兆轩兄弟笑着点头,准备一人抱一个,去霍三奶奶家外面东西大道上先玩玩,再去他们家。

  等他们出去时,霍沉令多问了句。

  “兆翰兆轩,你们怎么没去帮忙?”

  一般在庄子里,谁家有喜事,街坊四邻都会帮忙搭把手。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霍兆轩忍不住吐槽了。

  “沉令叔,不是我们不去帮忙,而是……真的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霍沉令疑惑。

  “嗯?”

  霍兆翰笑着解释。

  “沉令叔,是这样的,兆林哥的喜宴说是一切从简,就在家里院子里摆上一两桌。”

  霍沉令更不能理解了。

  霍兆翰继续往下说。

  “我们也觉得奇怪,不过我爸妈说让我们少打听,既然不用帮忙,还不如过来接崽崽和小将去我们家玩。”

  霍沉令:“……”

  崽崽和将思衡嘿嘿笑起来。

  “爸爸,那我们能去庆阳伯伯家玩吗?”

  霍沉令失笑点头。

  “当然。”

  说着没忘记提醒崽崽一声。

  “崽崽,小将,记得等会儿月臣他们会来。”

  崽崽重重点头。

  “好!”

  跟着崽崽和将思衡同时问霍沉令。

  “爸爸(二叔)爷爷奶奶他们会来吗?”

  霍沉令笑容淡了很多。

  “不会,爸爸去就足够了!”

  若非曹秀他们一家子还是霍家庄的人,他们家连面都不会露。

  这两天一直没提朱大福故布迷障将他们引到山路上一事,也是考虑到霍兆林要结婚,不想给他们婚前添堵。

  不过霍沉令想着霍兆翰霍兆轩兄弟的话,估计这场婚事这对新人走不长远。

  但这些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等两个小家伙跟着霍兆翰霍兆轩去玩后,霍沉令转身回书房拿出笔记本电脑工作。

  崽崽将思衡带着朱大福和黄子允,一个牵着霍兆翰的手,一个被霍兆轩牵着,蹦蹦跳跳在东西大道上玩耍。

  一路上遇到不少人。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崽崽和小将,各种打听。

  崽崽和将思衡遇上了,都会笑呵呵奶呼呼地自我介绍,再奶萌萌地喊人。

  不到半小时后,沉令家的宝贝闺女回霍家庄的消息传遍整个霍家庄。

  提到他们的乡亲们比提到霍兆林和张文静这对新人的还多。

  崽崽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沉下来的天色,望了望霍三奶奶家的位置。

  霍兆翰看她小眉头皱了皱,蹲下来问她。

  “崽崽,是不是不舒服?”

  崽崽摇了摇小脑袋。

  “没有,兆翰哥哥,崽崽没有不舒服。”

  霍兆翰捏捏她小肉脸,稀罕的不行。

  “那崽崽为什么看起来不高兴了?”

  崽崽哼哼。

  “因为文静阿姨今天的喜宴……会出问题。”

  霍兆翰听着愣了下,跟着宠溺地笑起来。

  “崽崽,这喜宴还没开始呢,你怎么就知道会出问题?”

  霍兆轩也听到了,跟着笑起来。

  “是啊!崽崽啊,这话可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你三奶奶他们家,不然他们家跟你没完。”

  崽崽认真点头。

  “崽崽只跟兆翰哥哥和兆轩哥哥说。”

  霍兆翰和霍兆轩再次笑起来。

  十二点整,喜宴开始。

  人真的很少,就两桌。

  一桌八人,加上一对新人一共才十五人。

  曹秀自己一大家子七人坐一桌,庄子里另外几个年轻人,带上霍兆翰霍兆轩兄弟,崽崽和将思衡正好一桌。

  如果不是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喜字,还有新娘身上的秀禾服,估计没人知道这是一场婚事喜宴。

  昨天来过三奶奶家的辈分高的乡亲们一个都没来,全是些年轻人。

  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新娘张文静妆容很厚重,和霍兆林起身敬酒时走路姿势有些不利索。

  霍三奶奶看着,没好气瞪了张文静一眼。

  “走路就好好走路,歪歪扭扭的干嘛呢?嫁给我们家兆林是你的福气,这福气你要是不想要,有的是人要!”

  张文静紧紧攥着酒杯抿着唇,双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润。

  霍沉令也没来,只是让崽崽和小将带来了礼金。

  霍兆翰和霍兆轩代表自家爸妈,和崽崽小将坐在一起。

  兄弟俩觉得新娘脸色不太好,哪怕妆容再厚重,粉底再厚,也遮不住的憔悴,嘴角似乎还肿着。

  兄弟俩交换一个眼神。

  ——什么情况?

  准婆婆马如花耳朵尖,听到了。

  “嗨!你们两个小子啊,就是好奇。不过没事儿,你们也大了,有些事情也该知道。这男女之事啊,也得节制一下!将来找女朋友找老婆啊,可不要像文静这样,今天都要结婚了,昨天晚上还忍不住折腾!看看这折腾的,走路都……”

  张文静手中酒杯吧嗒一下掉了。

  马如花瞬间黑脸。

  “张文静你什么意思?婚是你要结的,别以为你现在肚子里怀着兆林的孩子,我就不敢打你!”

  霍三奶奶跟着接话。

  “就是!当媳妇就要有当媳妇的样子!要不是因为你不是本地的,我们也不会同意你们婚前就住在我家!住就住吧,作为女孩子却不知检点!”

  马如花附和。

  “对!还不愿意就摆了两桌?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怀了孩子的份儿上,这两桌都没有!自己不检点被搞大了肚子,哪里来的脸让我们大摆酒席?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呢!”

  霍兆翰和霍兆轩:“……”

  崽崽和将思衡:“……”

  院子里吃瓜的朱大福和黄子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cmo.org。内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ncmo.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